1492355_10152431266013238_1792482003_o

數月前,宗薩仁波切送給了當時在法會會場所有的女性,一人一盒火柴;
而男性則是一人一根蠟燭。
那盒火柴,就從那天之後,一直擺在我書桌上。
百思不得其解的禮物。

前幾天整理房間時,打開火柴看,已經有點受潮,索性拿來用了。

這沒用還真不知道自己不會用火柴!
費了番工夫才點燃,點燃後又因為一下火太大,我嚇得把火柴丟下!
結果點了好多根火柴,才把一個酥油粒點燃。

在一邊看我用火柴的老媽,完全看不下去,
搶走了我手上的火柴,只見她氣定神閒又優雅的點燃酥油粒。

今天前三根火柴還是把我嚇得半死,但後來想起老媽示範的過程,
我把心情放輕鬆,火柴拿平,嘿!火真的就乖乖的!
因為拿斜的會燒到自己的手。

雖然仍然不知道仁波切的用意為何,

沒點燃那根火柴前,我不會知道自己的恐懼有這麼大
而點燃後,我不會知道面對恐懼會如此慌亂
而擺脫慌亂,也唯有自己心情穩定下來,才能做到

看著燒盡的火柴,因緣而生火,因緣盡而火滅。

恭喜自己!終於進入新石器時代!

 

後記:

一段很棒的回應

蠟燭不點不亮。
男人的愚蠢要靠女人拯救
女人的濫情要靠男人平衡
男人因為女人,女人因為男人,而成為了完美的人。
恐懼與抗拒根本不是出離
擁抱,完全了慈悲與智慧。Chimei Namgyal

 

創作者介紹

MALLET

MALL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